你的历史,我的历史,谁的历史才是历史


几个同学喝酒,1949年之后那些事情成为酒肴,其间言来语去好不热闹。

我们都是在毛时代——贫困时代长大,一起上小学初中高中,吃饭要凭粮本粮票,穿衣服凭布票棉票。那时供应粮里有没有高粱米?Z同学斩钉截铁地说高粱米是喂马的饲料,根本就不可能当成供人食用的粮食,言之凿凿的表情绝对爆棚的自信。而我清楚地记得高粱米是粮本上供应的粗粮,因为那时能用以果腹的东西实在屈指可数,怎么也不会弄错。我知道无法说服Z,就说:我们去问JF(另一位同学)吧,他的记性好,达成一致。

回家,在车上,我做忽然想起状问:JF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粮本供应粮里有没有高粱米么?

有呵,八斤白面(或是大米),四两豆油,其它是粗粮——苞米面,大馇子,高粱米。高中学生三十五斤,其它没有工作的人二十八斤,贮木场工作四十五斤。这绝对不会错。怎么了,谁跟你说啥啦?JF敏感地问。

哦,没有,就是想到这个事儿问一下你。印证一下我的记忆。

我看了一眼坐在副驾位置上的Z没有把事情说破。又说了些当时的情况。这些亲身经历的事情经过区区几十年沉淀就模糊成这个样子,那些远离我们生活世界、远离视野范围的重大事件又能知道多少?

狄默默斯基 2017-09-01 15:40:29

最新热门